星期一, 2月 28, 2005

羅伯斯小傳 - 江守道譯

愛文羅伯斯(Evan Roberts,1878-1950)生在一個真正的威爾士家庭裡,並且是一對虔誠夫婦的兒子。十二歲時,他開始幫助他父親在礦內工作,及後也就成為在地下作工的礦工了。他從未離開他的聖經,在工作休息之片刻間,他也常讀聖經,光陰飛逝,及至一九○四年春季某夜,神好像特別的親近他。他自己說:當他在那夜跪在床邊禱告時,他被提到一大釋放中──無時間和空間的限制──來與神交通。這明顯是他靈命的大轉機,因為在往日神向他似乎是離開極遠的,且是使他懼怕的。但從此以後,主每夜呼醒他,在夜間一時許主就帶他進入屬靈的交通裡,每次約歷四小時。這樣聖潔的交通繼續了三個月。至一九○四年九月間,羅伯斯赴紐開塞爾愛姆蘭的預備學校的時候到了。那時,羅伯斯才二十六歲,準備將來作傳道工作。他為著「復興」已禱告了十一年,為著聖靈充滿已呼求十三年了。他決意追求聖靈,乃因十三年前在某教會聚集時,一位執事所講的一句話──「要忠心。倘若聖靈降臨,而你缺席,你將如何呢?」經歷寒暑和艱難,拒絕孩童們和搖船者的引誘,這個童子年復一年總是赴祈禱會和別種聚集。

請按Comments進入全文, 或回應文章.

4 則留言:

Heshbon 提到...

在神的安排中,當羅伯斯赴預備學校時,剛好在伯麗哪納地方,(離紐地不過八里左右)有大聚會。在禮拜四早晨,約書亞塞特先生帶著二十位少年人(其中有羅伯斯)去赴大會。在車裡,神就已藉著他們所唱的詩作了工。他們唱「來了,來了,聖靈的能力;我接受,我接受,聖靈的能力。」他們歌頌進入伯麗哪納,適能參加七時的聚會。愛文羅伯斯確已受了深切的感動,及至閉會時,約書亞先生的禱告差不多把他打碎了。約書亞禱告說:「哦,主,折服我們!」(「折服」在威爾士語言中含有,降服神和對神的旨意除去抵抗的意義。)在靈裡傷痛的人耳中,除了這數字以外,不能再聽到別的了。神的聖靈微聲說:「這就是你所需要的。」他呼喊著:「哦,主,折服我!」但是火尚未降下。及至九時的聚會,神的靈引導一個一個的禱告,於是羅伯斯說:「我跪在我雙膝上,我的雙臂伏在我前面的座位上。眼淚自由地流下。我呼喊:『折服我,折服我,折服我們!』『折服』於我,乃神顯明他的大愛,而我竟未見這愛。」聖靈來了,用十字架上神愛的啟示來融化了他的全人,因為「基督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瞭。」

  羅伯斯返紐地,求神確切的給他六位為神心中火熱的弟兄,神就垂聽他的禱告,而賜他所求的。於是聖靈吩咐他回到他自己的百姓中(本地),講道給他們聽。他未曾立刻遵命。在他靈中的不安逐漸增添,但是他還未順服。某主日,在禮拜堂內,他甚至不能集中注意在聚會上,因為他彷彿看見他自己村中的學校、課室,並所有年輕的人和他的舊伴,一排一排坐著聽他講道。他不耐煩地搖他的頭,盼望驅消這些,但是神不肯給他安息。多次聖靈更清晰的柔聲說:「去罷,講給這些人聽。」末後,壓力更重,他不能再抵抗,於是他說,他願意去。立時,主的榮光充滿了那禮拜堂,甚至他因為那光的榮耀不能看見了。此後,這青年人去詢問一位老年的傳道人,到底這是出於神的,抑是出於魔鬼的。他所得到的答覆,乃是魔鬼不會差遣人去作這樣的工作。故此,他必須順服天上的異象。

  順服神的聲音,這青年學生就去路高。神藉著他作了什麼,以後再提。我們先看神怎樣聽禱告。在那晨曦赴伯麗哪納的車次,約書亞先生告訴他們,四年前神怎樣將一個負擔放在他身上,來求主明顯地從煤礦中或田間揀選一個孩童,來復興他在威爾士的工作,好像他揀選以利沙一樣。他求神興起器皿,使屬世的驕傲能消蹤──並非從劍橋大學產生,免得人的驕傲有所寄托;也非從牛津大學出來,免得教會的知識分子有所誇揚。約書亞從未提過這禱告,直到那早晨他才說出。還未知道神所揀選的器皿在聽這幾句話。讓我們也回想,整二月前,在蘭特鈴道特,那夜半的祈禱會中,他們求主興起特別的器皿來帶進復興。是的,神答應了禱告!

  一九○四年十一月初,愛文羅伯斯返到他的本鄉。他先同教會中的傳道人商議。傳道人告訴他,他可以一試,看看他能作什麼;但是他必要發見這塊地是滿了石頭,並且這個實是艱難的。年輕的人都聚集了,他們坐在羅伯斯面前,正如神所指示他的。最初,他們似乎未被摸著,但是不久神的靈開始工作了,有六位出來承認基督。此後,接受主的人就接踵而至,有最不平凡的效果跟隨著。全社會被搖動了。在早晨六時,人就能被赴清晨祈禱會的群眾驚醒。這工作繼續下去,直到全體百姓都變成祈禱的群眾了。沒有盼望的男女,都自動的到基督面前來。幾百個礦工和洋鐵匠的生命改變了。人從工廠中出來直走到禮拜堂去,娛樂場簡直都拋棄了。

  十一月十日,威爾士有某屬世的報紙,作首次公開的報告,登載這些奇妙的情形。使人覺得希奇的,就是這報紙以後常為此工作來報告;在神的安排內,將神在他百姓中所行的宣佈出來。別的屬世報紙也照樣做了,以致眾人都驚奇神的大權能來感動屬世報館宣告神的作為。從路高,這復興家(這青年學生開始被人稱為復興家了。)往屈昔囊和別的地方去,明顯的帶著聖靈的洪濤,像潔淨的潮水,衝過葛萊毛根州的礦域。

  各地百姓成群來聽這位被聖靈浸透的青年學生。據云:在路高時,羅伯斯用急迫的語氣來講道;但是聖靈的水流一充溢,神的靈就把「演講」放在一邊,而用見證的聲音了。「你們殺害了,掛他在樹上,神卻高舉他。」和「我們是見證人。」乃是五旬節時信息的重心。這又成了當時聖靈的信息,也以「神跡和奇事,」行在群眾身上來同作見證。

  在看不見的能力帶領之下,禮拜堂都整天充滿了渴慕的人;一切聚集都在聖靈管理中進行。禱告,見證,和唱詩似乎是參差不齊的,但是眾人都承認這些是最和諧的。這復興家在聚會時進來,甚至眾人都不知道,直到他站起來用話語來勉勵大眾。他信息的重心是「順服聖靈。」如果他在講時,有人禱告起來,他就安靜地「退讓」,好像在保羅時代的教會所行的。   羅伯斯試驗聚會時,注意四點:(一)往事必須作清楚──罪要向神承認,得罪人的事每一樣都要矯正。(二)在生命中可疑的事物,每一樣都要除去。(三)要立刻地,絕對地順服聖靈。(四)公開地承認基督。他也注意赦免人乃得到神的赦免的一種要素;聖靈重生的工作,和聖靈浸透信徒,是有分別的。

  這復興家特別的負擔常是「教會」、「折服教會,拯救世人」是他的呼聲。他的惟一目標,好像是先使基督人和神的中間有了正當的關係,以致聖靈能顯明他拯救的能力於罪人身上。各各他的能力不單是為罪人的,也是為得救的人的。當他提到這題目時,他就心裡憂傷地哭泣著:「如果你到這裡來是經過各各他的,你決不會冰冷呀!」許多禱告的負擔都是「感謝,感謝,為著各各他。」詩歌中滿了各各他。常用的一首詩乃是「各各他的山」──一首得勝的詩歌,宣告基督在十字架上勝過死亡和陰府。另有一首動人的詩歌乃是「這裡有廣如大海之愛。」百姓歌唱時,並不用詩本,因這些詩歌在他們作孩童的時候,即已藏之記憶;但是現今既被聖靈更新和使用,就顯出活氣來了。許多「威爾士的歌詠家,」被神的靈帶領到他的工作裡去。

  這實在成了一個「歌唱的復興。」許多靈魂被唱到基督面前,及至被主得著時又歡欣歌頌。當幾千人為著新找到救恩的快樂時,歡樂和讚美的靈充滿了眾人的心坎。神的靈作他自己扎心的工作,有許多的事實可以證明神的大能在詩歌和見證裡面。青年人會退還他的獎章和文憑,因為他曾用不義的方法來得到這些。積欠的債都償清了。偷來的東西都送歸原主。普通不能摸著的鬥拳者,賭博者,收稅者,賽兔者,和別的階級,現在都來到基督面前;因此世界很快的知道這復興的效果。在數處的法官都無案可審。娛樂場都放棄了。爭鬥變為端莊。再也不能聽見發誓的聲音。甚至煤礦間的馬匹聽不懂驅馬者的言語了。讀輕浮的文學改為讀聖經了,店裡所存的聖經都買盡了。在礦底下,火車上,電車間,並各種地方都有禱告聚會。

  全世界都見證神大能的實據。許多從前譏笑基督教信仰之實際能力的人,都說:「又看見那治好的人,和他們一同站著就無話可駁。」「他們誠然行了一件明顯的神跡……我們也不能說,沒有。」工廠的經理都見證工人復興後之工作產量,較數年中之產量更多,法官也毫不躇躊的宣佈他們贊成這復興的道德果效。

  勢力及到遠處,影響各等人。礦業公會決議不再限制他們的集會於領有特許證者。政治的集會只能延期,議員都參加這復興大會。足球隊都解散了,因為球員已經得救而有別的吸引了。在某地一個戲劇公司覺得必須離開那地,因全「世界」都在禱告,得到觀眾的盼望已是斷絕。悔改的人同心把酒都放棄,以致作節制工作的人員,發見神的靈在三個月內,作成他們勞苦了四十年的工作。在一聚會的結束,你能看見幾十個年輕的人來到台前簽名。

  這大能的潮流湧到這裡和那裡,人不明白如何這樣和為何這樣。神的靈找到他自己的出口,在這復興家未到之地,也得著神大能的特殊顯現。悔改者的姓名都送到報館裡去,在一九○四年十二月,這生命的水流才湧出整整兩個月,承認悔改信主的人已達七萬。及一九○五年三月底,這數目已超過八萬五千了。許多青年人被主選召來有份於這些工作,很多人帶著神明顯的祝福來領復興聚會。從英國和歐州各地就開始有人擁擠威爾士,要看神的大作為,有能力地臨到人的兒女。

  神啊,「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哈巴谷三章二節)。求你折服你的教會,來拯救亡世。求你興起禱告來預備春雨。求你打碎器皿來帶進復興。阿們。

Heshbon 提到...

在某一討論的網站上,看見一位弟兄質疑,有任何人真的聽到過主的說話,我想他所要表達的是,既然沒人聽到過,就沒有所謂的只跟從主的說法,應該好好跟從帶領,跟從職事.

真正的摸到主,經歷祂是庇努伊勒,應是一基督徒正常的經歷,這也是為何我將此文張貼於此.

若你從來沒有這類經歷,甚至不覺得別人有此經歷,你就真應該深思,未何你裡面這接觸神的功能,與你所聽所看的不同,到底是什麼取代你與神之間該有的關係.太強調好好跟從帶領,跟從職事,的副作用慢慢的就要在你我裡面顯出來了.

Boaz 提到...

  真正經歷過「神說話」的人,都知道何謂神的說話。約翰壹書二章二十七節說:「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你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每天從主的恩膏得到教導,是信徒日常生活正確的經歷。

Heshbon 提到...

在這麼勞苦眾人都擺上的召會生活
居然會產生如此的結果
人無法經歷神親密的說話
甚至人不相信別人能有此經歷
即便聖經的明言在眼前
讓我想到主在世上時,宗教家在知識道理上知道他,卻不願意信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