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04, 2006

每一天

編按:此篇是從網站JabezPosters.com 下載翻譯的文章

約翰包華是芝加哥諾優拉大學的教授,開了一門「信仰的神學」的課,以下的故事是關於修他課的一位學生,名字叫作湯姆。

記得大約在十二年前,我正要上大學部第一次「信仰的神學」課。我站在教室裡,看著學生魚貫走進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湯姆,那時候我眼前一亮,心也不經意抽動了一下。他正在梳自己一頭垂肩六吋的淡黃色長髮,我第一次看到男孩子長這麼長的頭髮,猜想那時候男生才剛流行這樣的打扮吧。我很清楚長在頭上的東西不足掛齒,腦袋裡的想法才是最重要。不過老實說,那天我沒想到會看到這樣一號人物,情緒上難免有所抗拒,甚至馬上把湯姆歸為英文字母 「S」的異類,代表著英文字 「Strange」:奇怪、非常奇怪。結果,湯姆是我「信仰的神學」課中「無神論者掌門人」,當我提到神天父無條件的愛時,他經常都不以為然,公然反對、嘲笑甚至輕蔑這樣的論調。我們之間維持了表面的和諧,無風無浪的度過第一學期。雖然我必須承認,他有時候真的是讓我頭痛不已。
到了學期結束時,他把期末考的考卷交給我,並且語帶諷刺的問我:「你認為我會找得到神嗎?」我當場決定要給他震撼教育治療:「不!」我斷然地說。他回答說:「是這樣嗎?我還以為這是你一直在推銷的產品呢!」我讓他走到離教室大門還有五步的距離,然後大叫:「湯姆,我認為你不會找到祂,可是我十分肯定,祂一定會找到你!」他聳聳肩,蠻不在乎的離開了我的教室、我的生命。當時我有點失望,因為他沒有聽懂我精闢的見解:「祂會找到你!」至少我自以為這看法頗有見地。之後,我聽說湯姆畢業了,而我也如釋重負。
接著,我又聽到一個很不幸的消息,湯姆患了末期癌症。在我能把他找出來之前,他就跑來看我了。當他走進我的辦公室時,他身體看起來非常虛弱,也因為化療的關係,一頭長髮都掉光了。可是我深信在他一生之中,他的眼睛首度閃爍著光芒,語氣也非常堅定。我不禁脫口而出:「湯姆,我常常想到你,我聽說你生病了!」「沒錯,病得還不輕,我得了肺癌,剩下沒幾個禮拜了。」「湯姆,你能談一談嗎?」「當然,你想知道些什麼?」「只有廿四歲,卻要面對死亡的感受。」「這個嘛……有可能會比這樣來得更糟。」「比方說呢?」「就好像說,到了五十歲的人卻毫無價值觀或理想可言、到了五十歲還想著喝酒、玩女人、還僅認為賺錢才是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情。」我開始翻閱腦海裡英文字母「S」的檔案櫃,沒錯,我就是把湯姆歸類為奇怪一族。(說起來也很奇怪,我利用歸類法所排斥的每一個人,神總是把他們送回我的生命裡,再來教育我。)「我來看你真正原因是……」湯姆說:「你上課最後一天跟我說過的話。(他居然還記得!)」他繼續說:「當我問你我是否會找得到神,你說不會的時候,我著實很驚訝。接著你又說了,可是祂會找到你。我反覆思考這句話,即使那時候我並沒有很認真去尋求神。(我精闢的見解,他在反覆思考呢!)可是當醫生在我的鼠蹊部切除了一個腫瘤,並且告訴我是惡性的時候,我就開始認真尋求神。當癌細胞蔓延到我重要的器官時,我用拳頭猛敲天國的銅門。」「可是神沒有從裡面走出來,事實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你有沒有試過長期努力想要做一件事情,卻一無所獲?你會覺得受夠了、試夠了、然後就放棄了。」
「結果有一天我一覺睡醒,心裡想,與其還要對著高聳的磚牆吶喊神在哪裡?而在問話的同時,我也不確定祂到底在不在,我就決定不如就算了…我放棄了。我決定不要再管……神不神、死後有沒有生命或諸如此類的事情,並且決定把剩下來的時間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那時候,我就想到你和你的課,也記得你曾說過類似的話:『生命本質中最可悲的是缺乏愛,可是如果在生命的旅程上,你從來未曾對所愛的人說你愛他們的話,你的生命也同樣可悲。』因此我就開始從最困難的著手:我的父親。我要對他表白的時候,他正在看報紙。」「爸爸……」「甚麼事?」他回答我的時候,甚至沒有把報紙放下。「爸爸,我想要跟你談談。」「好啊,那就談啊。」這時候他才慢慢把報紙放下三小吋:「甚麼事情?」「爸爸,我愛你,我要讓你知道我愛你。」湯姆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內心彷彿蕩漾著一股溫暖的喜悅,他接著說:「他手拿著的報紙丟在地上。然後我爸爸做了兩件事情,這兩件事情是我記憶中,他從來不曾做過的:他哭了、而且他擁抱我。」
「那天晚上我們一直聊天,即使他明天一大早還要去上班。能夠跟爸爸那麼親密感覺真好,我看到他的眼淚、感覺到他的擁抱、也聽到他說他愛我。跟我媽媽和弟弟表白就簡單多了。我們也哭作一堆、彼此擁抱、說了好多真心話、彼此吐露著多年以來藏在心裡的祕密。不過我只有一個遺憾:為什麼我要等這麼久,才這麼做呢?為什麼我要到現在,才開始跟我最親密的人坦白我的感情?」
「接著有一天,我轉身一看,神就在那裡。我向祂懇求的時候,祂沒有走近我。我猜我大概像馴獸師一樣,拿著一個呼拉圈,一面叫著:『來呀,跳過去!』、『來呀,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不,三個禮拜好了。』」很明顯的,神根據自己的時間表,並且運用自己的方法來做事。「最重要的事情是,祂就在那裡,而且你說的沒有錯,祂找到我了。在我停止尋找祂的時候,祂找到我了。」
「湯姆,」我訝異得不禁喘著氣:「你現在所說的一番話非常重要,而且比你想像中更為真切、歷久不衰。最少在我看來,你在說最能找到神的方法,並不是要把祂視為私人財物、解決疑難雜症、或在非常時期隨時撫慰你心靈的神;要找到神,是要坦誠面對愛。你知道嗎?使徒約翰就曾經這麼說:神是愛,在愛中生活的人就是與神同住,神也與他同住。」「湯姆,我可以請你幫個忙嗎?你上我課的時候,實在是個頭痛人物。可是現在,(我愉快的說),我有個方法可以讓你彌補過去的一切。你到我現在的信仰的神學課來,把你剛才告訴我的話說給我的學生聽。如果我告訴他們的話,恐怕只會事倍功半,效果沒有你親自作見証來得好。」「這個嘛……我只準備好告訴你,可是我不知道有沒有準備好告訴你的學生。」「湯姆,你就考慮考慮吧。如果你自認已做好心理準備,就請你打個電話給我。」過了幾天,湯姆來電說已準備好面對我的學生,他願意為神和我這麼做。因此我們就約定了一天。
可是終究,他沒有達成所託。他要赴另一個約,這個約是遠比和我跟班上的來得重要。當然,他的生命並沒有因為死而結束,只是改變而已。從信仰到遠景,他跨出了一大步。他找到的生命遠比人類肉眼所見更美麗,甚至是我們聞所未聞,也從不曾在我們的心靈出現過的國度。在他臨死之前,我們談了最後一次話。他說:「我想我沒辦法去你的班上了。」「湯姆,我知道。」「你可以代我告訴他們嗎?你可以……代我告訴全世界嗎?」「我會的,湯姆,我會告訴他們的,我會盡力而為。」
各位讀者,謝謝你們抽空看這個關於愛的小故事。湯姆,無論你現在身處陽光之中,或天堂翠綠的山坡上,我都必須告訴你:「我已經告訴他們了,湯姆…… 我已經盡力而為了。」

2 則留言:

sheepmember 提到...

一個感人的見證!

碰見了神,就碰見了愛,因為神就是愛。主啊,願?碰見更多的人來愛?,愛聖徒,愛召會,也能愛?在地上所造的人,阿們。

sheepmember 提到...

一個感人的見證!

碰見了神,就碰見了愛,因為神就是愛。主啊,願你碰見更多的人來愛你,愛聖徒,愛召會,也能愛你在地上所造的人,阿們。

5:51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