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16, 2006

先知的職事(二) - 史百克




先知的形成(下)


    信息藉實際經歷組成

  歷世歷代你都能看見這原則,神一直要把執事和職事作到一致的地步。在眾先知身上你能看見這個。主從不躊躇顧惜,祂費盡了心力,有時甚至藉著家庭生活,人生中最密切的關係作工。試想何西阿家庭生活中的悲劇,還有以西結,神忽然使他的妻子去世,卻吩咐他說:「不可悲哀哭泣,也不可流淚,只可歎息,不可出聲,不可辦理喪事;頭上仍勒裹頭巾,腳上仍穿鞋,不可蒙著嘴唇,也不可吃弔喪的食物。」神要先知以西結的怪誕行徑引動百姓發問:「這荒謬的舉動是甚麼意思?」主讓這樣一件心碎的事臨到他,又要他這樣行到底是為甚麼?這是因為以西結是一個先知,他必須成為他信息的具體表現。他的信息是:「以色列是神的妻子,神已失去她,她已向神死,以色列竟不注意,他的生活竟如從未發生事故一樣。」先知必須在經歷?證實他所傳的信息,為此神要將信息作到先知的?面。為著產生職事,神常常在神僕人的身上作極深刻的工,有時甚至令人戰慄。


  神不容許我們僅僅收集一些材料或題目。如果我們是在聖靈的管理之下,祂就能將我們作成先知。這就是說,祂要使我們所傳的信息,是我們?面曾發生過的事。這樣我們所傳說的,乃是我們?面所經歷過的,或者正在經歷之事的發表。神用多年的工夫,藉種種奇特、深刻、厲害的方法,在一些人身上作工;神從不躊躇,祂不惜使用任何一件事來作工。這樣經過神工作的器皿就是信息。人不是來聽你的教訓,他們乃是來看你的所是,看神在你身上所作成的。哦!作為一個先知要付出何等的代價。


  因此摩西被帶到曠野,他天然的生命和觀念受到厲害的拆毀,使他成為無有,為要將職事作到他?面。神這樣作對麼?這關係到將來的源頭問題。啊!此後摩西所承受的壓力是何其大,有時他幾乎頻臨崩潰。在被壓太重的情形之下他已露出裂痕,他說:「管理這百姓的責任太重了,我獨自擔當不起。」(民十一14)他的源頭是甚麼呢?如果他所憑藉的還是從前在埃及時的老源頭,他連一年也不能忍受。他在埃及時,每逢受到人的激動,就起來爭戰。四十年之先,那個小小的壓力使他在道德上和屬靈上都垮了。如今他怎麼對付這些背叛的百姓呢?他能忍受他們到幾時呢?當他置身於可怕的壓力之下,當他飽受反對神完滿心意之洪流的衝擊時,惟有一個曾被神在深處作過工的器皿,才能力挽狂瀾。


  在我們身上也是這樣,壓力也許極大,甚至?面受到很厲害的試探--「放鬆一點吧!折衷一點吧!不必如此絕對。只要稍微放寬一點,你就能得著許多敞開的門。只要放鬆一點,你就能有許多收穫!」在這種試探之下,甚麼是你的拯救呢?惟有神在你?面所有的組織,方能拯救你,那是你?面的一部份,是你所不能丟棄的;那不是別的,就是你的生命。這是惟一的一件事。神知道祂在摩西身上所作的是甚麼。摩西的職事和摩西其人二者必須成為一,是分不開的。那個「人」就是先知的職事。摩西被他的弟兄們所棄絕,他們不要他,說:「誰立你作我們的首領和審判官呢?」(出二14)這是人的一方面。另外還有神的一面,他到曠野四十年是出於神。這必須是出於神。從表面看起來好像是人的作為,事實卻不是如此。這兩件事是並行的,被弟兄們棄絕和神主宰的旨意並行一致。這是惟一的途徑,使神得著機會重建這個人。從他被弟兄們棄絕的那時起,神才開始使他成為先知的實際訓練。


  哦!神主宰的權柄,奇妙的主宰權柄,一段極黑暗的時期,一段深刻、破碎、壓榨、磨煉的時期,使他被倒空,直到一切都完了,再沒有甚麼留下。然而這一切正是神成全先知職事的路。


    神證實的使者

  我想摩西原先很可能是一個嚴謹刻板的人。立下許多律法,就如「你必須作這、作那」等等。他是一個獨裁者,一個暴君。經過了窯匠手中的這些年,他從窯匠的輪上出來,神論他說他是「極其謙和,勝過世上的眾人。」(民十二3)神能站在他的一邊。回溯當日,摩西在驕傲、自大、獨斷獨行的靈?起來的時候,神無法站在他的一邊。神不得不讓他得著那個必然的結果。然而當這位謙和超過眾人,受過破碎、謙卑、無己的摩西,因著他的職任被人非議的時候,摩西並末起來為他的地位和他的權利辯護,他只將這件事帶到主面前。他的態度是:「我們讓主來斷定。對個人的地位我毫無保留。如果是主立我作祂的先知,就讓祂來顯明。倘若我不是出乎主的,我願意離開這職任。」這是一種何等不同的靈,主卻奇妙的站在摩西的一邊,並且顯出祂的權能,對於那些反對摩西的人,卻顯為可怕。(參民十二2、十六3)


    先知職事是生命不是教訓

  先知是甚麼?先知的功用是甚麼?問題的答案是這樣:神得著了一個器皿(這器皿可能是個人或團體,就如神願意藉以色列人盡先知職事的功用),神使這器皿經過一段深刻的經歷、毀壞、破碎、失望,使他所有的觀念轉變,不再堅持以往所固執的事物。他們身上有了一種奇妙的柔軟,與肯受改正、受教導的光景。以往那些在客觀上對於神的工作、真理、正統或基要的教訓等等,那種拘泥的堅持與爭執,已被對付和破碎。如今有了一種全新的觀念,對事情有了新的看法,不再是一套外面的形式,乃是在器皿?面有了神的組織。這樣一個器皿的本身才是職事,並不是用從前所接受的道理來教訓人的就是職事。


  哦!求主救我們脫離這種可怕的境界!這是一種可鄙的境界,用一些教訓、一些講解,標榜所堅持的路線,而使你成名。哦!但願神拯救我們!使我們被帶到「生命」的境地,就是神在我們?面所作成的,且是用我們作成的!祂先壓碎我們,然後在一個新的屬靈的原則上重建我們,這重建的顯明就是職事。你所傳說的不再是教訓,乃是出於神在你身上所作的,是神多年的工作,這工作甚至一直繼續到今天。


  這是先知職事的律,神使受膏的器皿,藉著經歷和真理並駕齊驅。每一點用話語所發表的真理都有過一段歷史。他們曾進入那真理的深處,他們亦蒙了那真理的拯救。那真理是他們的生命,也是他們的一部份,這就是先知職事的性質。


    先知能容忍卻不妥協

  我們再回來看摩西的轉變,在撒母耳身上也有同樣的情形。撒母耳是舊約時代一個極美好、極可愛的人物,聖經稱他為先知。你曾否注意,雖然他的心向著至高神,完滿的思想絕對忠誠,他?面毫無妥協的因素。然而在最初幾個月內,他向掃羅所表明的,是何等的寬容和慈愛!(算起來好像不超過一年,似乎掃羅在掌權的頭一年,的確想有一點好的表現。)然而要記得,掃羅代表人拒絕神在一切事物上掌權--就是神直接的行政。以色列人喜歡有一個王的這件事,正是拒絕耶和華直接管理他們的表明,他們說:「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像列國一樣。」神對撒母耳說:「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撒上八5~7)


  君王的原則像先知的職事一樣,也是一個神聖的原則。君王在那?乃是表明神掌權。但是以掃羅而言,他遠遜於這一個標準。他的出現表明將神聖的思想拉低到世界的水平:「像列國一樣」--神聖的思想被屬肉體的人掌握,以致被拖到世界的水平上。撒母耳知道這一點,他從心?無法接受這個,為此他向神訴說,他反對這件事,因為他洞悉此事的意義,然而他又是何等忍耐著以愛心對待掃羅!


  我之所以說到這些,因為今天也有同樣的情形存在。神聖的事物操在屬肉體的人手中,被拖到屬地的水準上。聖靈直接的管治被委員會和委員們所取代。在神聖的事物上,人建立了組織,來為神管理。新約聖經中藉著禱告、禁食以明白神心意的途徑不復被人採用。凡是屬靈的、認識神的、明白神心意的人,不能接受這個。但他們必須非常寬容。一個像撒母耳這樣的真先知,在錯誤演變成顯然違背神所賜的亮光之先,必然會盡可能的寬容。主曾藉著撒母耳臨到掃羅,使他清楚明白他當怎樣行,使他確定的知道,神所要的是甚麼,然而他竟不順服。到這時候撒母耳才說:「我不能再容忍這情形!」他是不可寬恕的。「你既厭棄耶和華的命令,耶和華也厭棄你作王。」(撒上十五23)當掃羅盡所能的為善時,撒母耳總是容忍以待,這就是愛。


  當然,豫表總有它的缺欠和不完全的地方,但是你從豫表中能看出其中的真理。先知撒母耳對於許多錯誤的事,亦顯出極大的容忍,雖然他的內心亦無法接受這些事。因為他寄望一朝臨到,人若肯順從,那麼局面還能挽回。總之我們對於那些我們所不贊同的事,必須因愛寬容。
  我們的重點是摩西必須學這個功課,他必須被神造作到這樣。當我們學會忍受那些我們所不能同意的情形時,我們才能服事神的旨意,才是真的先知,遠比我們只熱衷於破除舊風氣,一心只想排除那些討厭的事物時,更能滿足主的心意。


  這許多話不過著重的說到一件事,就是先知的職事是一個功用。他的功用乃是叫每一件事都合乎神完滿的思想。並不是客觀的或規條的方式來定一個系統,亦不是你為此去作一些事,乃是當神把祂要你為祂站住的事作到你?面,藉著經歷和祂的對付向你啟示了,你才能為神有真實的作為。一路之上神帶你過來,這是你所知道的。這並不是說,你成就了甚麼事,不如說在這過程?,你被破碎了。到了這時候,你在主?面才有一點用處。

1 則留言:

louisflynn8968077427 提到...

Get any Desired College Degree, In less then 2 weeks.

Call this number now 24 hours a day 7 days a week (413) 208-3069

Get these Degrees NOW!!!

"BA", "BSc", "MA", "MSc", "MBA", "PHD",

Get everything within 2 weeks.
100% verifiable, this is a real deal

Act now you owe it to your future.

(413) 208-3069 call now 24 hours a day, 7 days a 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