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3月 02, 2005

得救

宋尚節弟兄福音信息

請按Comments進入全文, 或回應文章.

1 則留言:

Heshbon 提到...

【讀經】:路十五11~32。
  有一日我在查經當中,聽到這首詩歌:「多年貪愛虛花世界,奔跑滅亡之路;祂叫我與主同復活,進入恩典之中。哦!父愛多麼長闊高深,迷途之羊誰能知曉,蒙愛兒女不當見證?哦!父的愛奇妙!」我受到極深的感動,所以我至今極愛唱這首詩。我今天再來講這浪子回頭的道理,雖然從前已經講過,可是我愈研究愈覺奇妙,所以我愈講愈要再講。這個故事,我在少年時已聽得爛熟,可是我到年長之時才會悟其中的道理,至今我覺得每個人都要明白這道理,以致凡迷路之羊,能趕快回頭,作個真正重生得救的人。

  請大家先讀第十一節:「一個人有兩個兒子。」這個有兩個兒子的人就是神,人給了神做兒子何等尊貴!為富人之子已經貴重了,為貴人之子便更貴重,但為神子則貴重之至,做了神的兒子,地位頂高,榮耀之至,快樂之至,可是這兩個兒子之中,小的一個,雖然貴重,頂快樂,尚且覺得不滿足,此為何故呢?

  十二節:他雖然得為神的兒子,而還貪戀世界不肯居住父家,要到這虛花的世界中去享樂。魔鬼的力量實在大,不但把世界人類服在牠的統治下,牠還要把信神的人也抓去受罪惡的管束,神的兒子受了魔鬼的迷惑,便看虛花的世界是個歸宿之所,於是離開父親,不要神,走入世界去。你看他愛世界到了什麼地步,把至愛的父親丟棄、隔斷了,走入迷途,把世界當做他的好居所,魔鬼的力量真大。今天在座之中,有許多人本來是信神的,是做了神的兒女,可是被魔鬼誘惑去,貪愛世界,把神丟一邊,日與罪惡相親近,唉!可憐極了!

  十三節:你看這兒子著了魔鬼的迷惑,請父親與他算數,永斷葛藤,過了不多日就把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往遠方去。他既要離父家便把一切的東西帶去,無論值錢的、不值錢的,一衣一襪,統統帶去,不留一件藏在父家。這叫做與父家一刀兩斷,決志不歸,幾乎要把父親殺死,而後可以全心進入世界享樂。你看!人一愛世界,貪戀物質的繁華,便看神是討厭的,定要與祂永斷葛藤,非與父家隔開,好像便對世界不住,神的兒子一貪戀世界,便肯把所有的奉獻給世界。雖然他慈愛的父不忍離他,要求他留下一點物品做紀念,但他不肯,一條草也要帶去,統統帶去。父親送他到門前,用熱情的淚挽留他,對他說:「兒子,你不要去罷,我真捨不得你離我,你今離我,真令我肝腸寸斷了!」但是兒子不肯答應,父親說:「兒呀!你既要去,我如今見不到你了,請你留下一件東西給我做紀念品,使我睹物懷人,減些難過。」但他的兒子不答應,要把一切的東西,不留一件,統統帶去。父親說:「兒子呀!你既然這樣決心離我,我既不能挽留你,那麼請你不要去太遠的地方,以便日後容易歸來。」但是兒子偏要到遠方去,愈遠愈好,免得父親去找他,最好永遠不與父親見面,完全脫離。後來父親看他的兒子狠心地走開了,走到看不見的地方去,他不禁痛哭道:「我的兒呀!你不要這樣愛世界罷!」眼淚如雨的傾瀉而下,衣襟盡濕。可是一直走去,絕不回頭一望,父親的熱情反迫他拼命走開到遠方去了!許多的人貪戀世界,都是這樣,甘願將所有的物件完全奉獻給魔鬼,就像某國的前個皇帝,貪愛女人,就拋開一切的東西,連皇位都不要,跟那女人到遠方去。每一個敬拜神的兒女,一著了愛世界的迷,便決心與神脫離,走入罪惡的漩渦,便不知有神,更不聞父親的日日哭泣了!

  這個浪子第一步貪愛世界,第二步便把所有的東西金銀財寶,以及身體靈魂,完全奉獻給魔鬼,於是第三步便充滿罪惡,沉入苦海。「在那?任意放蕩,浪費貲財。」他既離開父親的管束,什麼都可無拘無束,任意放蕩,什麼罪都犯;嫖、賭、飲、鴉片......般般都幹,樣樣俱全,不但把他的貲財浪費,時間耗盡,且把心緒也迷亂了,此時把父親忘於九霄雲外,還向父親寫信麼?父親還有些微的影子在他腦海嗎!唉!可憐世界的人都是如此,忘卻原本,忘掉神,日與罪惡相周旋,在苦海中取樂,還管什麼道理、道德、人道。他們貪愛世界,為世界犧牲一切,一切的一切,真可憐阿!

  十四節:這浪子既然沉溺於罪惡,便把所有的錢財耗盡不留,浪費掉許多金錢與精神卻得不到什麼,所謂快樂乃苦痛的淵源,眼看快樂,立刻苦楚隨之。金錢既已耗盡,又遇著饑荒,飢寒交迫,窮苦起來。十五節至十六節:既然幾天得不到食物,為飢餓所迫,走去投靠那一豬主,為他放豬。本來是一個財主,如今降為牧豬奴了,到了這種地步,還不知回頭。離別父親之時,給父親一刀兩斷,不留一物,如今呢?所有的都歸於空,把所有的奉獻給世界,換來的是空無所有、一文不名、饑寒交迫,降為牧豬奴,肚子還不得飽。饑餓至極,恨不得拿豬所吃的豆莢來充飢,他簡直變為豬了,食豬所食,這樣愛世界,真是空前絕後!愛世界,忠於世界,什麼都願犧牲;吃盡窮苦,還無所怨,變為豬奴,也頂甘心,若果能把這樣愛世界的態度來愛神,豈不更好?可是愛神偏不盡心,一愛世界,完全奉獻,什麼犧牲都肯,啊!可憐之至。你看浪子這樣愛世界,到了這樣地步,什麼都完了;錢財盡了,愛妻嬌妾走了,朋友早已沒有,所有快樂都煙消雲散,什麼都沒有了,所有的都歸於空,他愛世界至於極點,唯其結局,一無所有,沒有一點得到,真如一個人到水中去撈月,月不能得,苦勞一夜,空手歸來,一切皆空。

  他到這樣地步,臨近死門,若非有個轉機,他永遠滅亡了。幸得他有轉機,肯覺悟,聖經記他有三個「來」字。十七節:「他醒悟過來。」第一個來字頂要緊。他睡了多年,迷於罪惡,失去良知,若非神的管教,使一切窮苦加他身上,他永不醒悟,幸得他能醒悟,一經困苦的責罰,便能清醒,不像大胖子,一睡下去,就是拍他,他也不醒。唉!有許多人執迷不悟,沉入罪惡,至於子死妻亡,全家散盡,還不清醒,結局是身死魂滅。貪愛世界,什麼都空,可憐!可憐!

  十八節:「我要起來」,這是第二個「來」字,轉機的關鍵處,他能醒來,「知道父親家?有多少的僱工,口糧有餘,我倒在這?餓死麼?」若不起來,倒在那?,雖然醒悟還不能得生,唯有他要起來,到父親那?去,向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於是他完全醒悟過來,許多年與父親隔絕,都因犯罪,如今要不至滅亡,唯有與罪斷絕,要歸去向父親認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僱工罷!」他徹底醒悟了,要與罪決斷,只有向父親認罪,不敢再為子,只願做苦工,將功補過。可惜他還不知父親的愛,他還想要靠自己的工作,與好成績來挽回父親的心,他還不相信父親肯認他為子,他的信心還薄弱啊!

  第二十節:第三個「來」字,要緊啊!「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去」,不但醒來、覺悟;更是要起來,生起決心,「於是起來往父親那?去」,他實行了!一醒悟,既決心,便實行。於今要與世界一刀兩斷。與罪徹底斷絕,不再迷戀,不再猶豫,立刻實行。希望今天聽道的人,每個都要這樣,一覺悟,就決志,便即實行,歸向天父!浪子所以不至滅亡,靠他肯實行他的決心,你要免去滅亡,也要有一決心即實行啊!

  於是浪子實行他回頭的決心了,他愛世界至於死的地步,可謂愛到極點,到底他實行歸家了,父親對他的愛如何呢?請你們試看父親的愛何等奇妙。第二十節:你看父親是老年人,自兒子出門之後,天天望他回來,倚門倚閭,舉目眺望,眼睛為眼淚所傷至於昏花。日日跑出門來,一面遠望,一面呼喊:「我的兒子呀!為何今天還不回家來呢?」月月如此,年年如此,望子歸來之念愈久愈切。這一天,父親又在外面遠望,盼子歸來,在半路上,一看到兒子的影,就知道是他兒子,雖然兒子離家許多年了,變更了許多,但是父親的眼睛,不會改變,一看就認得是他的兒子,他所切望歸來的兒子,父親的愛是恆久不變的。他的兒子尚未認罪,父親已經看見他了;父親的眼睛,不見別的,只能見兒子,遠遠一看,就認得來者是他的親生兒子,這樣的愛何等奇妙,當你的心只一轉向,天父就見到你了。當撒該一爬到樹上,耶穌已經看到他了,我們的神,祂的眼只注視世上肯認罪的罪人、肯回頭的浪子,神愛世人多麼長闊高深啊!

  父親的愛比浪子愛世界的愛更深摯,不但日日舉目望子歸來,而且一看見兒子歸來,便動起慈心,跑去迎接兒子。或許老年人的雙腳行走不易,可是他不管什麼,一直跑向前去,就是跑得跌死,只要能見到兒子,也是甘心願意的。兒子跑一步,父親已跑兩步,兒子走得慢,父親跑得快,為了愛兒子,要早點見兒子的緣故,竟用盡全身之力,一直跑到兒子跟前,抱著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哦!父親的愛多麼長闊高深。兒子成為了牧豬奴,一身骯髒得很,臭味騰騰他不管,不但抱他的頸項,還用嘴親這污穢的嘴。兒子滿身是罪,父親全心是愛,愛比起兒子的罪更高深。父親流涕地對兒子說:「兒呀!你多年不回來我不怪你,你犯了一身罪,我不恨你,我的愛比起你的罪更大得多!」這種的愛一觸到兒子的心房,使兒子不禁涕淚連連,對父親開口說道:「父親呀!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我願為你的工人,為你工作,你看我真實悔改了,只求你肯收留,肯饒恕我一切的罪。」父親答道:「兒子啊!我的愛超過一切,只要你肯悔改,肯變好,你如山的罪,都赦宥了!」

  廿二節:父親便吩咐僕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上好的袍子,是多年前已經預備的,就是耶穌的義袍;一穿上,罪就不得見,兩千餘年以前十字架的寶血,早已備好,誰肯認罪,便得寶血洗淨一切的罪孽,世人因信稱義,穿上耶穌的義袍;耶穌的義,便變為罪人的義,這袍是上好的,是早預備好,特意備便的,罪人要換上耶穌,如保羅道「披戴基督」;你看慈愛的父親早已知道兒子必定歸來,所以早已預備義袍,給他穿上。你看他愛兒子到了何等地步,望子歸來之日,費盡心血,流盡眼淚,為兒子備下那一件上好的義袍。不但這樣,還把戒指戴在他的手指頭上。什麼是戒指,就是聖靈的印記,恢復他兒子的名份,顯出他是失而復得的兒子,不但赦免兒子的罪,還恢復兒子的名份,不但如此,還把鞋穿在腳上。什麼是鞋,鞋是聖靈的引導,指引當行的道路,賜下能力,叫他能行天路。不但如此,請讀下節:

  廿三節:「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這一隻肥牛犢是父親多年留下的,父親自兒子去後忍了多少饑餓,特意留下這肥牛犢,遇到年節,不肯殺宰,待兒子一歸來,便命殺去。兒子不歸來,父親的心總不快樂,吃喝不樂,時時流淚,無兒子便無一切,所以頂盼望兒子歸來,兒子一歸來,父親的快樂才恢復。父親愛子的心是無可名狀,只要兒子肯悔改回頭,不要他做工,把義袍給他穿上,聖靈給他做印記,穿上平安的鞋,使他吃天糧,喝生命河的水。兒子離開,父親不樂,什麼都不要,天地不要,宇宙不要,只要兒子。

  廿四節:「因為我這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浪子愛世界,至為牧豬奴,父親愛兒子,甘願失去一切快樂,捨身為他死在十字架,父的愛是超過一切,無可言喻。兒子不歸來便不識父的愛這樣熱烈;你不歸來,你不明白神的愛何等長闊高深。天父的愛對頂不好的你,該死的你,是不配受愛的,但父親尚愛你,至誠的愛你,你的罪,該千刀萬剮,可是父愛子,把義袍包庇你的罪,使你的一切污穢看不見了,你可以靠恩典進入永生之門,父愛你是超越一切的!父的愛已抓住浪子的心,望你如浪子及早回頭,來領受父的愛,高深不可測量的愛!

  廿五節:父親這樣奇妙的愛,回頭的浪子嘗到了;可是在家的大兒子,尚不領識。大兒子不知道愛是什麼,他對弟弟沒有了愛心,他只愛田地,日日在田地?服務,做苦工,他不管父親的心,到底如何,只忠於事,日日在田?做苦工。這日從田?歸來,知道了弟弟歸家,便不快樂,他全沒有愛心,實在可惜。教會內許多的傳道、校長、醫生、看護,只會知道做工,而缺乏愛心,他們不明白天父愛子的心腸,他們只顧個人得快樂,要自已好,不要別人得恩,要自己來包辦教會!真是可憐啊!

  廿九節:大兒子不但只愛服務,而且愛順服。他對父親說:「我服事你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令。」他愛聽命令、守規矩,好像現在有許多人遵守聖經的古話:什麼女人須要蒙頭、什麼女人不得講道、每個人要受浸禮……。徒守這種種教條而無愛心,有什麼益處!實在可惜!父親要的是愛心,大兒子要的是守規矩,沒有愛心什麼都空,專愛服務、順服,有什麼好呢?

  「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大兒子愛朋友,不知愛弟弟;他愛吃山羊羔,愛和親愛的人守團契,不知愛罪人。卅節:「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財產,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大兒子愛批評人的短處,好像教會內有許多人,愛批評人短;某人該死、該沉淪,我最好,唯我能得救,各地的基督徒都是壞的,都是該下地獄,唯我最好是應當得救的。保羅云:「我雖然能做先知傳道,能知一切過去未來,但無愛心所有歸空。」這般不明白愛的誡律,只知自己誇大,真是教會的大兒子,虧欠神的愛,以致關起天國的門,使迷途的羔羊永不得回頭!可憐啊!

  卅一至卅二節:「父親對他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父親對大兒子說,一切的東西都不比弟弟要緊。做人頂要緊的就是愛心,有愛心便能快樂,你也來一同快樂罷!可是大兒子不明白父親的話,妒忌心過重,生氣地走去,變作大魔鬼了。可惜教會內許多信徒,要做大兒子,不明白父親的愛心,只知守規矩、熱心順服,但缺愛心,一不如意就失掉信心,離開父家了,可憐啊!

  親愛的弟兄姊妹,天父的慈愛,真是少有人會知道的。大兒子日日在父身邊,不明白父的愛心,小兒子若不歸來,也不能知道父親的奇妙的愛,他歸來了,嘗到父愛了,可是大哥心起嫉妒,卻離家了!親愛的弟兄姊妹,這肯回頭歸家的浪子是指誰呢?我就是一個神的浪子。我本是一個牧師的兒子,可是我壞極了!我自從幼年時候,父親便用心教育我,要我將來做一個傳道。長大時候,有一次父親邀我到山上去祈禱,便對我說:「你要做一個傳道,你名為尚節就是我宿意要你做個傳道。」可是我沒有意思傳道,我自己說:「為什麼要我做傳道,這實在可笑。」我到美國去了,讀完大學的課程得畢業,且領到獎金三百元,總計最優等只四人,我占其一,報館把我的名登出,我有無比的榮耀,我是個科學家,信自然的規律,不信有神。我反對聖經的道理,說那裡有天堂地獄,我生在這世界上,總要為這世界做事,享受快樂。因此我什麼享樂的事都幹,每日看兩場電影,透夜看小說,尤其愛情小說我百讀不厭。我恨許多人,我做工不誠實,欺騙主人,什麼罪我幾乎都犯盡,父親寄給我幾封信,敘述教會怎樣結黨分派,暗鬥劇烈,我相信教會內的人比起外人,半斤八兩,有什麼分別,聖經有什麼價值,它不能使教會內的人變好,倒不如燒個乾淨。我要打倒教會了,我得到博士之後,更自高自大,看神若無物,我幾乎要成為迫害教會的掃羅。不幸我離開神之後,沉溺於罪惡中,身體漸壞,患了肺癆病,我在病中悟到人生太無意義,我就想要自殺!有一年,我到一個神學院去,居住於大洋樓看書,每年可得五百金元。我來紐約看風景,半年以來,我查研宗教,我只能知道耶穌是個大偉人,祂行什麼神蹟,不過是催眠術的專家,那?真有五餅二魚食飽五千人的事,不過那時祂用點法術,來鼓動人將魚餅拿出來,大家食一點,心理滿足而已。神是空有其名,不能令我相信而滿意。我便研究回教,讀可蘭經而不能拜服默罕默德,一手佩可蘭經,一手拿劍迫人入教,太無道理!我研究老子,將道德經翻開來讀,譯二十二篇成一本書出版,我提倡五教合一,我做五教統一的最高領袖,我的心越自高自大,離開神愈遠,什麼歷史上的大名人:華盛頓、林肯、衛斯理、馬丁路德、孫中山先生,我都拜服,我要立志做個大偉人。我簡直把神忘卻了,一點影像都消滅,我是貪愛世界的大浪子。可是神愛我,不肯讓我沉淪,要我回頭,一天,聖靈來我心?作工,使我想起罪惡來,我當不起良心的譴責,我日夜流淚禱告,半夜?主來面前,對我說:「小子呀!你的罪赦了,從今以後你要名為約翰替我往普天下做見證。」我真慚愧,主竟召我這不配為傳道的人來傳道。我自那時起,在美國傳道,見人就哭,好像一個瘋人。二月十七日,校長把我送進瘋人院,我入院只帶聖經和自來筆。瘋人院?有三百多個瘋人。我要住在其中,警察跟著我,怕我自殺。住院的第二天,醫生用心理的方法來檢驗我,問我的父母及祖上有瘋癲否,親戚族黨中患過癲狂的病沒有,我答道:「耶穌救主是我的父親,我哥哥就是保羅。」他把我的血抽去一驗,說白血球過少,有猴血的性質,我說:「我心中充滿了耶穌的寶血。」醫生說我癲狂了,就把我關在一間屋內拘禁我。感謝神愛我,使我在瘋人院有機會專心讀聖經,知道了父的奇妙的愛,怎樣引導以色列人出埃及入迦南聖地,可是許多以色列人尚去犯罪。我讀了便大哭起來,醫生說:「這個中國的瘋子不得了了,不許他讀聖經。」就有人來奪我的聖經,但我死也要讀,說任你關我多少天,我總要讀聖經。我住在這瘋人院一百廿六天,這院成為我的傳道學校。那時候我的靈性尚未高,我要偷跑出院,我禱告望助。一夜,我得到機會,我便走出來,不幸遇到一犬狂吠,警察知道,將我抓住,送到另一所更大的瘋人院,那?頭頂污穢不堪,病患的大聲喊叫吵鬧,令我夜中不能入眠,我流淚禱告:「主阿!救我,我擔不起這苦。」我的信心尚小,我怕死在院中。但在夜?耶穌來安慰我:「小子!不要怕,我曾為你嘗盡苦味,你要為我吃點苦罷!」我說:「主既然要我如此,我肯!」我釋放之後回國來,十一年中到處為主做見證,我只見證神怎樣愛我,我只傳「愛」的道理。人譏笑我,我不管,人害我,我不怕,我做個回頭的浪子,宣講父親奇妙的愛!我離上海傳道時,我家中一切的東西都因戰事被人奪去,一生所積的萬卷書本被劫了,甚至我要到河南,去時連二本的日記帶至火車站,也被奪去。主安慰我說:「我為你犧牲一切以及生命,你為我犧牲一點點的物質,算得什麼呢!」我對主說:「主啊!你實在愛我,我應當把世界釘死。」我甘心犧牲一切,只因知道天父的奇妙之愛。在座的各位,你們知道神的愛麼?神在此時大聲呼召你們回頭,領受祂的愛。你們做浪子的人為何尚躊躇不肯回頭呢?浪子啊!趕快回頭罷!難道你愛世界到了將要死的地步還不覺悟,還不肯回頭嗎?浪子啊!趕快回頭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