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11, 2005

宋尚節 - 中國教會三巨人

宋博士在世僅44年,實際傳道只11年光景,然而卻引領了逾十萬人歸主,許多傳道牧者都許之為神人,王明道先生更譽之為時代的耶利米。劉凌翼先生在《宋尚節傳》中說:「在中國曠野發出驚心動魄的喊聲,他是個中國人,是造詣絕高的學者,可是他把學問和生命完全放在神的祭壇上,沒有為自己留下一點甚麼。他是大膽、無畏、無偽、無飾的人。除了和神同行以外,便獨往獨來;除了信神靠神以外,便一無倚傍。」

請按Comments進入全文

1 則留言:

Heshbon 提到...

宋尚節生於1901年9月27日中秋節,取名主恩。他父親宋學連先生是福建興化縣鳳跡村美以美會的宣教士,一家生活清苦。五、六歲時妹妹猝死,使他開始思想人生問題:「人死後到那?去?」這個問題長久在他的思想?得不到答案。十二歲擔任教堂臨時執事,協助父親傳福音,會友稱他為「小牧師」,他也欣然接受。不過,正如他在《我的見證》書中說:「在中學幾年當中,我委實對宗教很熱心,可是所謂的熱心一言抹煞之 ─ 糊塗的熱心 ─ 沒有生命的、盲目的......竟把傳道的神聖執事用來高舉自己。」

  1919年2月10日,在神奇妙的安排下,宋尚節得以赴美留學。就學期間因在鋼鐵廠兼職,工作過勞,身罹重疾而進入醫院。1923年6月,以三年時間讀完四年大學課程,得理化系獎學金。1924年10月得碩士學位,1926年3月更得到人人敬慕的博士頭銜,此後野心更大,要做一個「萬能博士」。正當宋尚節為前途猶豫不決的時候,他聽到上帝給他的警訓:「你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1926年9月,宋尚節到美國有名的紐約協和神學院進修,期間漸覺神學研究沒有意義,神學生活單調乏味,漸漸喪失信仰,離真道愈來愈遠。1926年底,他在祈禱時聽見主說:「我要廢棄智慧人的智慧。」1927年2月10日晚十時,他經歷了重生,脫去了罪擔,同時接受了主的使命,向萬民作見證,效法施洗約翰,並改名為約翰。

  重生後的宋尚節逢人便述說他的經歷,又直指神學院老師的不是,並時而歌唱,時而低吟,時而流淚讚美主,時而歡笑感謝神,因而被校方誤認他患上神經病,在1927年2月17日被送入瘋人院,共住了193天,飽受折磨。期間讀過全本《聖經》40次,瘋人院成為他的神學院。1927年8月30日獲友人保釋出院。

  1927年10月,宋尚節自西雅圖啟程返回中國,他乘的船慢慢靠近祖國河山的海岸,他便將幾年來所得的榮譽獎章、金匙、畢業證書取出,從艙口一齊丟入海中,向?大海宣稱,「世界於我是死了,我於世界也是死了。」11月8日返抵福建興化,決心作傳道人。

  1928年初與余錦華女士結婚,在婚後十五、六年事奉生活中,絕大多數時間在外奔跑。他自己估計,每年平均十一個月在外,只有一個月在家。1928年起,他在家鄉到處佈道。1931年5月18日加入伯特利環遊佈道團,同往華中、華北及東北工作,復興各處教會。1932年到華南華北多處工作,又曾在北京連續32天主領奮興會,眾教會得復興,數千人歸主。1934年,宋尚節離開伯特利佈道團,開始自由傳道。1935年開始到南洋工作,足跡遍及新加坡、馬六甲、檳城、蘇島等地。1936至1940年間,奔走於國內外多處地方領會、查經、奮興,藉聖靈的能力,所到之處都有復興之火燃燒。1940年1月18日扶病返抵上海,身體日漸衰弱,先後接受三次手術,終於在1944年8月18日安息主懷。

  宋尚節有先知講道的恩賜,他無論到那裡,神就藉他燃起了復興之火,足見他是神重用的器皿。不過,器皿總不是完全的,神在歷史中就是以不同的方法使用不同器皿的獨特性。宋尚節拙於處世,性急易開罪人,癖怪易招誤會,例如拒見過份崇敬他的人,不重交際,卻非常愛主愛人,竭力追求聖潔,討主喜悅。正因他順服、倚靠神,和不見一人只見耶穌的純潔專一的赤心,聖靈在他身上動工得特別順利,而他的工作果效也是他人望塵莫及的。

  他講道生動而有力,常使會眾覺得有一種從上而來的非常靈力推動聽者上前認罪。他愛在講台上跳來跳去,有時用粉筆把抽象的道理在黑板上面描出來。他的動作,有時甚至是詼諧的,目的在把一個故事講得像生龍活虎。他祈禱時簡直是將生命傾倒,有?不可思議的感動力。他為病者按手禱告,叫啞者說話;瞎子看見;跛子行走。

  宋尚節每次講道總是猛攻罪惡。他認為罪叫人痛苦,罪叫教會荒涼,人要蒙恩,教會要復興,一定要先將罪惡除去。人知罪,有悔改,才能重生。人不重生就沒有上帝的靈。重生後有聖靈的管教,聽到聖靈的聲音,就不敢再犯罪了。他的名講章之一是「打開棺材」,就是要將罪倒空。罪被倒空,內在被聖靈充滿,見證就有能力。

  宋尚節認為人生的意義就是作上帝的器皿。口才、錢財算不得甚麼,都要交給上帝。他以保羅在大馬色路上蒙恩為例,說明保羅蒙恩後作神的器皿,為神作見證,甘心背負十字架。宋尚節就以這種人生觀為主而活、為主而作、終其一生。從他的一生行事為人,可見他是把神放在首位,把十字架放在前面,把世界放在後面的人。今日你我又為誰而活、為何而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