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18, 2005

主的膀臂

史百克

請按Comments進入全文, 或回應文章.

1 則留言:

Heshbon 提到...

【讀經】:賽五十二13~五十三12。
    「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耶和華的膀臂向誰顯露呢?」膀臂在聖經中用過多次,皆指明支持的力量和能力。膀臂的強弱即表示人的強弱。「主的膀臂」即指明神支持的力量和能力。聖經許多特別的事件都提到主的膀臂的顯露。


    主的膀臂顯露的明證
  當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神曾伸出祂的膀臂,而這膀臂乃是祂降罰的膀臂(賽卅30)。其屬靈的意義就是神的子民若要從世界和黑暗的權勢中得以釋放,就需要主的膀臂顯露。

  當以色列人從巴比倫得蒙拯救時,主的膀臂亦曾顯露。神曾伸出祂的膀臂使巴比倫的勢力傾覆,為要領祂的子民由被擄之地歸回(賽四十三14)。其屬靈的意義就是神的子民若要從所失去之純潔的見證上得以恢復,就需要主的膀臂顯露。

  在耶穌復活和被高舉到天上至大者的右邊這件事上,我們確實看見主膀臂顯露的至高明證。在教會初期的一段時日中,主的膀臂顯露是何等的奇妙!由使徒行傳前幾章所記載的,我們看見主一再的伸出祂的膀臂。當他們遭遇逼迫時,他們少數人在一起禱告說:「求主鑒察,一面叫你僕人大放膽量,……一面伸出你的手來,……使神蹟奇事……行出來。」(徒四29~30)希律和大數的掃羅都曾倒在這膀臂的衝擊力之下。因著主顯露祂的膀臂,在許多地方都有事情發生。

  在當前我們所處的這個新約時代的末了,我們看見整個以色列國遇見了主的膀臂。他們被分散在列國,迄今尚未恢復到原初完整的光景。羅馬帝國曾用盡她的力量來敵擋主和主的受膏者,但結果完全毀滅,並終止了她的帝國。這都是歷史中主膀臂顯露的明證,也就是答覆這個問題:「主的膀臂向誰顯露呢?」


    共同的特點
  以上這些例證都具有共同的特點:

  (一)有世界的權勢來敵擋神和祂的受膏者。

  (二)主的榮耀和目的因著祂的子民軟弱和背道的光景而受到羞辱。以色列人無論在埃及或在巴比倫都虧缺了神的榮耀,並且也都違反了神所啟示的心意。

  (三)有代禱的器皿從心?向神呼求。摩西在埃及,但以理和其同伴在巴比倫,都是為著當時的光景而呼求神的。使徒行傳記載著好些禱告的聚會,也就是蒙揀選者向神的呼求。

  關於這一切的事在今日有幾個問題發生。我們目前的光景能符合於當初神子民的光景麼?前述三種共同的特點也適合於現在麼?我想其答案是至為明顯的。今日世界的權勢確實是敵擋主的。沒有一個時間,世界的權勢敵擋神的寶座像今日的世代!許多基督教會的光景也確實是很厲害的羞辱主。今日照著神啟示的心意而有真實屬靈的見證確是非常之少!我們到處都可碰見惡者的勢力來反對神,並且在基督教會中也有許多情形是違反神的目的的。許多時候你幾乎被強逼的說,基督教會最大的仇敵乃是基督教。今日因著神子民屬靈低落的光景,神的榮耀已經深深的受到了羞辱。

  此外,有無代禱的器皿從心?向神呼求?此點很難說,或者有,或者沒有。但有一件事是事實,即目前有好些清心愛主的聖徒心?正在增長著一種感覺,覺得有許多事情是不對的,並且是不合於主的心意的。我相信許多人的心?都有一種深沉的呼求,盼望神子民中間屬靈的光景有所轉變。他們因為摸著主更高的心意,覺得主對教會的心意比今日教會實際的情形還多了許多。所以他們在各處因著這種認識和感覺就有了一種向神的呼求。他們覺得目前這種樣式的教會絕對達不到神的標準!他們對此事的感覺和表現實在比我們所估計的更強更大。這種人也許不多,但主若要作事,祂必須先得著他們。在巴比倫代禱的人雖然稀少,只有但以理和他三個朋友,已經夠為主使用了。所以我必須加重的強調這末了一點:向著神獻上深入並強烈的呼籲,乃是目前緊急而迫切的需要。


    主的膀臂要再顯露
  上述三件事確實在今日可以獲得證實,在這末世時代,主的膀臂要再一次的顯露出來,聖經中有證明。五旬節彼得引證約珥的豫言,當時只應驗了聖靈的澆灌(徒二16~18),尚有一部份重大的豫言沒有應驗,乃要留待以後的日子(徒二19~20)。主耶穌在曠野受過試探,滿得聖靈的能力來到拿撒勒,安息日進入會堂,讀了先知以賽亞的豫言,祂只讀到:「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四16~19),但下面一句「和我們神報仇的日子」(賽六十一2),祂沒有讀,這乃是留待將來才成全的。馬太福音廿四章?節起,豫言主降臨時所發生的事,都是說明在末世主的膀臂顯露和神施行審判的標記。該段經文與約珥的豫言甚為相似,但皆尚未應驗,乃是留待以後的日子來成全。在啟示錄?更是這樣。不管你對啟示錄如何解釋,但有一個事實,即一切皆集中在主降臨的日子。啟示錄滿了神施行審判的事,有的是對教會,有的是對萬國,有的是對黑暗的國度。所以聖經很多地方都是說到在這末世主的膀臂要很厲害的顯露出來。


    主的膀臂顯露的需要
  (一)在神的子民中-我們剛才說,今日有一個偉大的事實就是需要主膀臂的顯露。第一,我們看見神的子民迫切需要主膀臂的顯露,自然需要先是在你和我個人身上,到底主的膀臂有否向你和我顯露?祂的大能大力有否與你和我同在?這是嚴重的事。再是在地方教會身上,到底主的膀臂有否向教會顯露?祂是否對教會說:「這個教會是我所照顧和維護的,我要在其中施行我的能力,我要與教會同在?」如果主不與教會同在,祂的能力也不能在教會中自由的運行,就是教會用盡一切的教訓和努力,花費一切的時間和精力,有甚麼益處呢?主的膀臂如何在個人身上並在地方教會中需要真實的顯露,照樣,在普世神子民身上也是需要的。整個神的子民都落在這個世代屬靈低落的局勢之下,除了主的膀臂之外,別無拯救。只有一件事能應付神子民當前的需要,就是主的大能的膀臂向他們顯露。

  (二)在整個世界上─主的膀臂顯露的第二個需要,乃是在這敗壞邪惡的世界上。世界各處都充滿了敗壞邪惡的事情,當你看見那些事時,你不能向神呼求說:「神阿!求你早一點來結束這個世界!」像這樣邪惡痛苦世界,只有主的膀臂能應付這需要。


    需要一個心上的呼籲
  主膀臂的顯露在神子民中和在世界上,既是如此需要,現在我們要問一個問題,主的膀臂在甚麼原則上才得以顯露呢?我們必須記得,主膀臂的顯露是有條件、原則和定律的。這條件、原則和定律,就是向神獻上心?的呼籲。

  (一)為反對地上屬靈氣的邪惡勢力呼籲神。今日有一種屬靈氣的邪惡勢力在這世界上正在運行,許多人的生命被剝奪、撕裂和蹂躪,許多家庭被拆散,被破壞。今日的世界充滿了可怕的故事,完全是由於邪惡狡猾的撒但駕御並控制了世界和人類而來。我們天天所遇見並碰到的那些令人憂傷痛苦的事,可以說正在世界各個角落?重演。話語實不能表達今日魔鬼如何正在地上運行。在此就需要有器皿,為著帶下主的膀臂來反對這屬靈氣的邪惡勢力,而向神獻上心?的呼籲。

  (二)為清除基督徒中間那些羞辱主名的事來呼籲神。這又是一個可怕的故事。的確,主所遇見的真實難處乃是出自於那些名為「基督徒」的人。這件事也需要有器皿,為著清除那些所謂「基督徒」在教會中所作一切羞辱主名的事,而向神獻上心?的呼籲。

  (三)為棄絕那些對神永遠旨意所有之膚淺認識而感到滿足的事來呼籲神。一次過一次的,我的心為著那些對神永遠旨意所有之膚淺認識而感到滿足的事懷具憂憤。神所啟示的乃是從永遠到永遠的偉大目的,但人對這些屬靈的事常常認識一點點就滿足了。度量最受限制的乃是那些以為一切所需要的都已經完全得著了。如果你完滿認識神永遠目的的偉大性,你的心就要因看見神的目的,如何被那膚淺而迷惑人的基督教所驅使並沖失而感到憂傷。基督教這種膚淺紛雜之聲,好像在任何一方面都伴隨著對祂兒子的那個廣大的目的。這件事使你憤怒並很深的激動你。為此,就需要有器皿,為著反對在神子民心?那些代替並篡奪神偉大目的之地位的事,而向神獻上心?的呼籲。

  當先知以賽亞看見以色列百姓中間那些邪惡的事,並看見周圍列國那些罪惡的行為而感到受壓時,他向神發出一個偉大的呼籲:「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震動……你曾行我們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時你降臨……。」(賽六十四1~3)「哦!願你裂天而降!」你必須在這個充滿感覺事物、估量事物的世界中,求神為著祂的榮耀使你?面產生這樣一個呼籲。並且求神使你成為一個禱告的器皿,而有像但以理、以斯帖、摩西或耶路撒冷「禱告聚會」那樣摸著天的禱告,以顯示祂的膀臂。這是一個活的原則:「主耶和華如此說:我要加增以色列家的人數,……他們必為這事向我求問,我要給他們成就。」(結卅六37)主的膀臂不是僅僅「偶然而起」的;主的膀臂乃是只有呼籲者向祂獻上禱告時,才得以顯露出來。「神的選民畫夜呼籲祂,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我告訴你們,要快快的給他們伸冤了。」(路十八7~8)祂要快快的伸冤,但祂必須先得著一班呼籲祂的選民。願主使我們成為這樣的一班選民。我知道這是嚴肅的話。但今日在這莊嚴的日子?,我們要面對真實的局面,不要自負以為自己甚麼都是好的。神必須在這些年間得著這樣的呼籲。

我們已經看過「主的膀臂」乃是指明神對那些完全遵行祂旨意者的支持力量和能力。現在我們要從神的話來看這支持的力量和能力,其真實的意義是甚麼。

    主膀臂的含義
  我們都盼望得著神支持的能力。無論在我們信徒個人身上,或在教會全體以及主整個的工作上,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得著主與我們同在,並得著祂恩惠無限的能力為我們運用。我們不要以為主的膀臂、主的能力,僅僅幫助我們從失敗中過去,叫我們得著好處、滿足和許多事物。不!神的話和我們今日的遭遇都給我們看見,主的膀臂、主的能力,其意義遠超過這些事。關於基督徒生命的問題、教會的問題以及信徒彼此相關的問題,幾乎日夜都有人繼續不斷的渴望要得著幫助。許多地方神的子民為著他們所在的聚會那種可悲、無效、限制、失望、極端,甚至停頓失敗的光景,而尋求勉勵和忠告,以便推行所該推行的。這一切都是說出需要主膀臂的顯露。到底主在那??我們在那?才能遇見主?到底有沒有甚麼阻礙叫主受到限制?有一件至為重要的事是我們在這些日子中應認識並明白的,就是主為著祂的子民、教會和工作,顯露祂大能膀臂的立場到底是甚麼?如果要認識這立場,就必須認識以賽亞書五十三章的信息。如果我們能用真實屬靈的悟性來讀它,我們就會發現,該章聖經解答了我們一切的問題,應付了我們一切的需要,並解決了我們一切的難題!

  

    印證神子民的歷程
  主為著祂的子民顯露祂的膀臂,第一個意義就是印證他們所經過的歷程。聖經中滿了這件事的證明。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你必須認識我們所經過的歷程到末了證明全然是對的,並且是神所稱許的。如果我們所經過的歷程,我們的犧牲一切和傾倒生命,到末了我們發現是錯誤的,並且主也不印證我們所經歷的,就沒有一件事比這個更可怕、更悲慘。我們都知道約伯,他經歷了何等痛苦的事,但末了神說:「我的僕人約伯是對的。」神能這樣說實在不是一件小事。以賽亞書五十三章就是證明說,不管神的僕人所經過的是怎樣的歷程,到末了都證明祂是對的。「主的膀臂向誰顯露呢?」主的膀臂就是向這樣一位顯露!

  聖經到處都有這個思想,許多偉大的信心見證人都曾與神同行,並經過了艱難的道路!但到末了,神不僅在言語上,並且在真切實際的證明中說,他們是對的,這就是主膀臂的意義。如果你和我要得著主的膀臂,就其經歷也是這樣。


    永存果實的生命
  主的膀臂顯露的第二個意義即永存屬靈果實的生命。「祂必看見後裔」-這就是祂屬靈的後裔,這也就是祂?面那持久、不能毀壞的生命在新約的形式中所表現出來的後裔。如果我們的生活、工作和事奉到末了不過就是這樣過去了,忘記了,不再記憶了,那麼這些事對我們有甚麼價值呢?不!「祂必看見後裔。」主的膀臂向任何一位祂真實的僕人顯露,其意義乃是當一切暫時的生活、工作和事奉過去時,仍有某些內在、不能毀壞的事繼續向前,直到永世並存留在天。這就是主的膀臂!這是生命的證明,這也是你和我所應該切求的。我們在生活中所經歷的一切能否得以稱義,也完全有賴於此。不是當我們在世的時候,我們作了多少種的事,乃是當我們不在世的時候,工作仍然向前,且有後裔-不滅的屬靈後裔,生生不息的延長下去。這是聖經中說到主的膀臂的意義。主用印證建立一切出乎祂的。我們都渴望屬靈的結果,屬靈的加增,沒有停滯,永無止息,並且一直向前。我們看見主真實的僕人都是這樣。當耶利米過去以後,主仍繼續耶利米的職事,「主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代下卅六22,拉一1,但九2)。保羅曾服事亞西亞的七個教會,現在他過去了,但主卻來對七個教會再印證祂僕人所作的(徒十九10、26,啟一?三)。這就是主的膀臂。祂不允許祂僕人生命中那些出乎祂自己的終止或滅絕,祂總是豎立一切出乎祂自己的。在撒母耳身上也是這樣。(撒上三19~20、廿八17) 


    主膀臂顯露的原則
  我們要問,在甚麼原則上主的膀臂才得以顯露呢?我們讀以賽亞書五十三章;常常把那些關於主僕人多受痛苦、常經憂患、為人擔罪之生動的話語讀出來,但我們幾乎完全沒有注意開頭那句基本問題的偉大意義:「主的膀臂向誰顯露呢?」其實全章聖經若不是為著這個問題,就毫無價值和意義。因為雖然該章聖經的內容是那麼驚人、悲慘,但都是為著這一件事:「主的膀臂向誰顯露呢?」主的膀臂就是向這樣豐滿並感動人的一位顯露。而這一位卻是一切悲慘、痛苦、誤會和預表的目標。

  先知看見了全世界,以色列人和外邦人,對這信息的反應,所以他喊說:「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主的膀臂向誰顯露呢?」世界的反應是惡劣的,廣大的群眾也都拒絕,鄙棄這個信息,他們對這位憂患之子所受的痛苦全數予以曲解。然而主的膀臂卻是向這一位顯露;耶和華卻站在這一位的旁邊,與祂同在。


    主的僕人
  這一位是誰呢?「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所喜悅的!我已將我的靈賜給祂,祂必將審判帶給外邦。」(賽四十二1另譯)「看哪!我的僕人」這句話,帶我們進入五十二章十三節至五十三章末節的聖經?。這段聖經就是開始於五十二章十三節:「我的僕人行事必有智慧,必被高舉上升,且成為至高。」主的僕人這個詞,使我們認識何謂真實的事奉。到底甚麼樣子的事奉是主所印證的,甚麼樣的僕人是主所扶持、喜悅的?你和我的確很認真的注意這件事,並且願意作這樣一個僕人,能讓主對我們說:「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扶持的。」「我所扶持的」這句話的意義就是:「我大能的膀臂所顯露的。」

  以賽亞用「主的僕人」這個詞有三方面:

    (一)用在以色列人身上。(賽四十一8;四十四1~2、21)以色列被稱為「主的僕人」,為要在萬國中被興起來,為著祂那偉大的目的,來事奉祂。但以色列作主的僕人失敗了,並且悲慘的失敗了。

    (二)用在彌賽亞,祂的受膏者身上。「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我已將我的靈賜給祂」,「我的僕人,……必被高舉上升,且成為至高。」新約聖經多次引證以賽亞書五十二和五十三章的話,但都是指著主耶穌說的(太八17)。「主的僕人」這個詞乃是說到祂的身位和工作。

    (三)用在忠心的信徒身上。主忠心的子民就稱為「主的眾僕人」(賽五十四17、六十五13~14)。

  今日你和我都在神所印證的這個範圍之中。在此我們必須分別,主耶穌獨一的僕人工作和祂作代表的僕人工作是不同的。前者是祂獨自的事奉,是為著贖罪的,別人無分;後者是祂作代表者的事奉,因此我們也能在那些同樣的屬靈原則上來事奉。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主膀臂的顯露都是根據於那些屬靈的原則。


    基督作僕人和代替我們受痛苦
  我們稍微來看一點基督作僕人的工作和事奉。有一件極為重要的事,即神的行動在開始時就豫表一個榮耀的目的。「我的僕人……必被高舉上升,且成為至高。」(賽五十二13)雖然在過程中發生以賽亞書五十三章那些可怕悲慘的故事,但神至終仍達到祂的目的。這個僕人,就是神要述說祂的身位和工作的,至終必被高舉上升,且成為至高!

  新約中好些地方都說到基督的被高舉。(徒一?二章;腓二章;來一章)「祂必被高舉」,「祂必看見自己勞苦的功效」。「祂必」這件事乃是在十字架之前,在被棄絕之前,在開始,在神計劃之時,就已被豎立印證。這就是主的膀臂!如果你和我進入基督事奉的真實屬靈的原則中,我們所經過的也是這樣。「如果我們和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榮耀。」(羅八17)「我們若能忍耐,也必和祂一同作王。」(提後二12)

  基督作僕人代替我們受痛苦,有十一種說法:

    (1)祂擔當我們的憂患。

    (2)祂背負我們的痛苦。

    (3)祂為我們的過犯受害。

    (4)祂為我們的罪孽壓傷。

    (5)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

    (6)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

    (7)主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

    (8)祂受鞭打是因我百姓的罪過。

    (9)主以祂為贖罪祭。

    (10)祂要擔當他們的罪孽。

    (11)祂卻擔當多人的罪。

  這?說到主擔當罪的事,用了三個詞:罪孽、過犯、罪。正合於利未記十六章十六、廿一、廿二、卅、卅四節的話。這位受苦的僕人就是利未記中的公山羊,擔當罪孽、過犯和罪,然後被趕到曠野並帶到無人之地。

  說到這?,我們要看主的膀臂與這位僕人的事奉有甚麼關係:

    (一)主的膀臂與十字架

  主的膀臂與主耶穌的十字架分不開。我們願意得著主的膀臂麼?我們願意得著祂的印證、支持和能力麼?我們願意在我們的生命和主的工作得著祂的同在和交託麼?主的膀臂永遠不能與十字架分開。永遠得不著的同在,除非在十字架的立場上。

  我們曾說過,今日在許多地方神的子民都遭遇到屬靈悲慘的局面。但其根本的原因乃是十字架尚未深入的作工在?面!屬靈悲慘的局面只有十字架更深的工作才能救治。凡沒有經過十字架更深工作的人,必定缺乏主支持的能力。以賽亞書五十三章包括每一件事。主的支持、同在和能力,以及祂交託自己給我們和我們的工作,其惟一的根據乃是主耶穌的十字架。個人如此,團體也是如此。主的膀臂只有藉著十字架才能運用出來。「基督釘十字架……是神的能力。」(林前一23~24另譯)

    (二)主的膀臂與後裔

  主的膀臂不能與後裔分開。這後裔即主的僕人所勞苦的功效。「主的膀臂向誰顯露呢?」向這一位:「祂必看見後裔」,「祂必看見自己勞苦的功效。」教會按本質來說乃是祂勞苦的功效,是祂在產難中所結的果子,並不是人手製作或建立的。教會乃是直接出自於祂的痛苦與受難;是祂的十字架所產生的。主的膀臂不能與這件事分開。

  我深信你承認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如果你和我能成為這樣教會的一部分。我說「你和我能成為這樣教會的一部分」乃含有勸勉的意思。我們常常有一個危險就是主觀。我們不喜歡人說我們是一部分。如果有人說我們是全部,是一切,是最高的模型,我們就很高興。如果有人說我們是某些更多之事中的一點點,或說我們不過是某些事中的一點點,我們就不感覺興趣。哦!我們應記得,主的膀臂總是與更大的事相聯的,雖然我們是整體中很小的一點點,但我們卻能摸著主膀臂的價值。但如果我們認為自己是最大的、最完全的,就恐怕不能看見主的膀臂了。例如,在一個地方上,有一班人滿有主膀臂的同在,我們就必須真實的被成全在他們中間,才能看見主的膀臂。如果我們單獨走自己的路,我們就得不著主的膀臂。主的膀臂絕對不向那些走自己單獨之路的人顯露。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我們應當棄絕自己的單獨和個人主義,而進入主最豐滿的利益中,我們應當為著這件事而活,因為只有在此我們才能看見主的膀臂。 

    (三)主的膀臂與證明神的兒子有關

  主的膀臂不能與證明神的兒子分開。這是我們生活的試驗!保羅說:「我活著就是基督」,並且神曾證明過保羅。在保羅的一生中,他有許多各式各樣的仇敵!我想為著毀損使徒保羅的信譽,沒有一件事是留下而不努力以試用的;但他今日所得著的地位遠比當初他在地上時所得著的地位更高更大。主的膀臂與他同在!為甚麼緣故呢?因為他活著就是基督。他一生之中只注意一件事,即證明神的兒子。再讀他當初反對主耶穌的那些令人悲傷、痛苦的話。他一再的告訴我們,他從前所作的事,他怎樣逼迫教會,他怎樣捉拿男女下在監?;但現在他整個人和他最後的一點力量,都是完全為著證明他從前所逼迫的那一位,並且神與他同在。

  請記得!一個為著證明神兒子而真實傾倒生命的人必要得著神的同在。如果我們是事奉自己或事奉主的一些工作,並且試以使某些事物向前而表現我們的成功,神就要離棄我們,叫我們自己去負責,並且有許多難處必會逐漸產生。但願我們為著神兒子的尊貴、榮耀和聖名而承當苦難,神必負一切的責任。「主的膀臂向誰顯露呢?」以上幾點就是答覆。我們要發現主的膀臂乃是在十字架,祂的名和主耶穌的榮耀這些立場上,得以顯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