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11, 2005

倪柝聲 - 中國教會三巨人

「讓我愛」、「藉損得益」都是以前熟悉的聖詩,或許我們也曾被當中悲苦的歌詞深深打動,讓我們藉以下的篇幅了解一下作者的一生。

請按Comments進入全文

1 則留言:

Heshbon 提到...

倪柝聲生於一九零三年十一月四日,在家中排行第三,祖父是牧師,母親是熱心的基督徒。柝聲這名字是由母親向上帝許願時,聽到深夜發出的更柝聲而得名。他自幼聰慧,家教甚嚴,幼年接受古文及詩詞歌賦的教育,十三歲(即一九一六年)進入英國行道會的初級中學接受西式教育,十六歲轉到福州三一學院讀高中,十七歲時受母親邀請參加佈道會,蒙恩得救,在一九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甘心奉獻作主的僕人。在翌年的復活節,與母親和弟弟一起受浸。

為主放棄心所愛

  自從奉獻以後,倪柝聲認真對付罪,明知在學校作弊必被開除,仍坦承曾犯的罪行。信主後,老脾氣仍在,向同學作見證,都沒有功效,後來決心對付阻隔,每天為七十位同學禱告,數月後,除了一位以外,全都信主得救。他未信主前,因成績名列前茅而驕傲自大,信主後,一切雄心壯志、對屬世的成功,都逐漸消失淨盡,反而神對他的呼召卻越來越清楚。當時他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女朋友張品蕙,是個很愛時髦的摩登小姐,仍未信主,倪柝聲很愛她,不能放棄她,他向神說願意到邊疆傳道,只願神不理會他的愛情。但神要他丟棄所愛,專心去愛祂。有一天他終於願意放下這段愛情,經歷前所未有的大喜樂。結果在十二年後,即他二十九歲時,神叫張小姐受浸歸主,在一九三四年十月十九日,她更丟棄時髦的化妝,與當時的窮傳道倪柝聲結婚。她的中英文造詣頗深,成為倪柝聲作文稿和翻譯的得力助手。

信心的經歷

  在信心生活上受戴德生及其他教士的影響,倪柝聲得救後,一面在學校讀書,一面在那?為主工作,而且停止接受父親的供給,他把屬靈定律「你們要給人,就必有給你們的」作為他的生活準則。一九二二年他答允到福州北部傳道,當時身上只有三分一的旅費-十五元,他不斷迫切禱告,求神供應。怎知錢非但沒有送來,他反而覺得另一位同工有更大需要,應該送他五元。神的話語感動他,送上五元之後,心中十分平安。到碼頭時,有很多船夫來兜生意,其中一位只索價七元,比一般船價低幾倍,原來那隻船已有一個縣政府的人包了,允許船夫搭一個客人,所以不論船費多少,也有盈利。回程時路費又出現問題,但他仍抓緊神的應許。頭一天,有位英籍牧師願意負擔他的旅費,但他說「已經有一位替我負責的」。第三天動身,身上只有幾角錢,路走到一半,那位牧師差人送來旅費,他知道這是出於神便收下了。回福州後,才得知那曾接受他五元的同工當時家中連最後一點米都用盡。

竭力為主作工

  一九二一年,他與同工開始作見證,熱心傳福音,有很大的復興,很多人得救。一九二二年,開始在講台和文字上被神使用,翌年創辦復興報。一九二四年他得了嚴重的肺病,但他相信神是力量,一定要為祂工作,直至呼吸停止。他的病情繼續惡化,白天發熱,晚間盜汗,骨瘦如柴,不能入睡。他也知道自己快要離去了,向神認罪禱告,神給他三句話語,「因信而活」,「憑信而立」,「憑信而行」,他立時讚美主,而且要從病床上經歷「憑信而立」,他軟弱無力,不要說站立,就是坐也不能。但他支取神的力量,居然站起來。神的話語再次臨到他,竟要他「憑信而行」,到一位姊妹的家,那?有一批人已連續三天為他禁食禱告,他靠賴神的話語,走進那姊妹的家,弟兄姊妹都注視他,肅靜地坐了一小時。十年後有機會作身體檢查,醫生發現他已完全康復。

  在重病期間,他更認定神給他的托付,不是解經、傳福音、預言,而是在傳活的生命之道,遂寫下《屬靈人》這書,共三冊十卷,是他一生中唯一親自撰寫的著作,展示他對基督教典籍著作內涵的吸收理解力,以及將真理精髓轉化為適合中國讀者的能力。一九二七年他彙集了十分暢銷的「正常基督徒生活」,信息注重神的拯救而不是人的自救,不只靈魂得救,進一步乃是在生活上求得勝。

建立教會

  臥病期間,他看見神的心意,要他建立教會來彰顯祂,見證在地方上教會的合一。早在一九二二年,由於不滿當時過於形式化的信仰生活,他在家中已舉行非正式的聚會,是小群教會的前身。一九二三年在福州成立第一個地方教會,後來採用基督徒聚會處之名,但因他獨特的教會立場,與同工分裂。他認為教會應以地方來劃分,在地方上的派別是主所不許可的,他這種言論,給予中國教會很大的衝擊,又認為沒有維持主日講道的必要,廢除主日講道,以全體總動員去傳福音代替。他認為具體的模範是很重要的,甚至把榜樣當作命令。

被捕入獄

  一九三零年以後他竭力提倡實施聖經道理,力持嚴格地方教會自治,大力鼓吹神的僕人在生活上可自給自足。一九四零年作了弟弟開設的生化藥廠的董事,由於是門外漢,資金一直周轉不靈,健康也大受影響,在一九四七年更將工廠交給上海教會,掀起信徒交出財產的熱潮。但他違背自己的原則,將屬靈的事轉到屬世的事,到一九五二年更被控訴為資本家,判二十年監禁。七一年秋天,他在勞改營時,夫人逝世,在翌年四月十二日獲釋放,在六月一日因心臟病逝世,享年六十九歲。

貢獻與評價

  倪柝聲是中國教會史上屬靈偉人之一,他對神的真理具有一種敏銳的洞察力,能夠把救恩的真理講得清楚透澈。在中國教會復興時代,不單供應使徒靈命上進深的資源,也讓他們在火的逼迫及試煉中,仍能固守真理。他的教會路線,確為中國教會帶來很大的衝擊,尤其在宣教工場上示範了自立、自治、自養、自傳,對基督教本色化起催化作用。

  他一生對神的盡忠是可敬佩的,在五零年代傳道人同工紛紛逃離中國,他的母親剛在汕頭病逝,但他仍決意回上海,為主作工。他的外甥陳終道曾說:「他明知在前面是一個很重的十字架,但他卻甘心樂意的進去迎接神所給他的苦難……我的舅父也有他失敗的一面,但是那些事並不足以抹煞他被神重用的事實。」賴恩融牧師在他的「中國教會三巨人」中說:「儘管他遭遇到各種壓力,然而他卻從未否認他的神,或放棄他的信仰,他對他的神由始至終都是至誠的。」